一琬糖心小元宵

【游紫游】私语时【现代向】

七夕贺文

游紫短篇,当成紫游也没差

http://wantang221.lofter.com/post/1e0c70d3_11061843这个算是这两个几年前大学时候的事,可以当成前文看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自己到底经历过的多少个七夕,紫影懒得去数,毕竟没什么用。但是这是和游浩贤在一起后的第二个七夕,这就是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了。

——还有几天才回来啊。

躺在一堆恋人图案的抱枕之间,紫影这样想,然后从床头柜上把手机勾到被窝里。

要不……

翻了翻聊天软件和社交软件,广大亲朋好友原本单着的秀脱团,已经脱团的秀恩爱,抱着身边的等身抱枕就是一口,亲完了依旧烦躁得有些自暴自弃。

“叮叮咚”

“本神向小律告白成功了!今晚不回去吃饭了!”

紫影盯了那个绿油油音符和绿油油的神字组成的头像半天,又闭着眼好好感受了一下只剩下自己一个活物的公寓里是何其的空虚寂寞冷,突然觉得自己宛如一条单身狗,或者是空巢老人。

“哦”紫影冷漠地回消息,“还用给你留门吗”

过了半天才收到大概是音乐系之神腻歪女朋友的百忙之中腾出手来的一条回复:“紫影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纯洁啊!!!”

紫影:“……”

爸爸今天没人陪,心情不好想早点睡问问你带没带钥匙,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于是多年宛如奏妈的自大帅哥回了条语音:

“我锁门了,没带钥匙你就去墨行家睡吧。”

然而为什么是墨行家?

说道这里就不得不吐槽一下游浩贤兄妹共同的奇葩导师何熙先生。当几年前他得知自己的两个得意门生一前一后脱团继而一前一后地搬出宿舍跑出去同居,又发现两位脱团对象自己竟然也很熟,就干脆把两个谁都不知道他从哪弄,啊不,收养来的两个初中灯泡一家一个塞了过去,然后自己撂挑子去了国外,美其名曰:外出搞学术,怕耽误了两个未来栋梁之才的基础教育。

女孩子当然不能扔给两个没谱的大男人带,于是至今依旧住在理和墨行家里,五六年来融洽如一家三口。那个女孩子当然叫小律。

不过这些暂时与主角和剧情没很大的关系所以就不说更多了。

大概是因为外面的雨刚停,天黑得很快。紫影闭着眼,感觉窗外的排水管滴水的声音噼里啪啦地敲进来,全都是对着自己的七窍。

他纠结很久了。

这几天游浩贤吃住都在单位里,那个外人免进的研究重地像古时的闺阁一样束着游大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本本分分地在里头该干嘛干嘛,跑出来和紫情郎幽个会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就连这个现在已经被大家当成情人节过的七夕,在那边好像也本本分分地只是个闺阁中大小姐们探讨知识技能和玩乐的乞巧节。

其实说是见不上面,但当今社会比古代科技发达也确实不是白来的,随便一个聊天软件就是文字聊天语音聊天还可以视频通话,除了见不上面摸不到人以外好像其他的什么都是能干的,按理来讲紫影委实用不着这么苦于相思。

可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么多年来紫影的心理始终没有脱离热恋阶段的模式,浓烈,炽热,而且时感不安。

其实紫影很清楚自己始终隐藏着强烈的掌控欲,也同样了解游浩贤聪明得不太可能完全坦诚,而是喜欢把自认为力所能及的事情私自解决然后直接告知结果的这种性格特征。所以起初他将自己这种隐秘不安的原因归结为以上二者之间不可化解的矛盾,但后来慢慢发现似乎根本不是这回事。

他的警觉和不安不是因为任何人和游浩贤走得有多近,或者游浩贤对什么人有多好。理、小律、亘瑶、何熙……这些已知的人中谁也不会让他觉得有什么威胁,更不用说是警觉和恐惧,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情感上的后来者能让游浩贤变心。那自己到底在怕什么?

神经病。

紫影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警告自己既然无聊就安安静静的逛空间刷微博。

小姑子   今天6:55   :

今天被正式求婚啦,果然这么多年还是收拾收拾结婚是不是也可以?@墨行
[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图片][图片][图片]

何老头、白冰块、三太子、亘瑶、小律、青老佛爷、小浩贤♡、丹那、苍离、亘阳、亘杨、墨行  等79人觉得很赞

32条评论回复

墨行:可以
丹那:99
苍离:99
小律:爸爸妈妈99
小浩贤♡:理和妹夫99
奏:99!!!!!
亘杨:99
亘阳:99
青玄:99
……

点赞敲了个99队形上去,紫影之前的那个“要不”又跳了出来:

要不……求个婚?

会不会太唐突了?他会尴尬吧?如果他犹豫或者想拒绝的话。

或者预订一个求婚首席名额这样?

小浩贤会不会太忙了没时间多想所以没理解什么意思?

“亲爱的小浩贤,”从被窝和恋人抱枕中钻出来青年乳白色的真丝睡衣上被压出了些许褶皱的痕迹,扣子以上露出被柔软肌肤包裹的颈项,他仰了仰脸,对着连着电脑的专业录音设备轻声吐诉。

“这个七夕有些尴尬,也有些不尽人意,当我知道这个节日到来的时候,还有两三个小时就要到今天了,所以真的非常抱歉,我……什么都没来得及好好准备。”
色泽就显得迷离魅异的紫眸慢慢闭合,紫影轻轻叹了口气。

接下来要怎么说呢?已经从恋人身上得到了那么多的自己,有什么资格什么更多的要求的索取呢?

对于人类这个物种而言,那个人是个多么接近完美的存在啊——

“我不知道怎样的词汇或语句才配作为对你的形容,就像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够配得上这样优秀而完美的你。”

你是绕指情丝,三生有幸撰写的安宁;你是烽烟铁骑,画地为牢斜长的光影。

“这样的请求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或者是其实最好不要开口。”

“但我经常会害怕……”

没有人能够使游浩贤改变自己的感情,会让游浩贤改变自己感情的人只有游浩贤自己。

紫影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把这段录音继续下去了,只是送出自己一直藏在抽屉最里侧的礼物这种事,以前他是从来不需要犹豫的。若果是之前的他,他只会不受任何阻拦地到那个人身边去,在他面前摊开右手,让对方看到自己掌心那枚银色的金属制品。

这个人是他的吗?

紫影发现自己根本不敢说。

一个人凭什么为了自己的感情去占有另一个人呢?他们各有一个世界,即使两个世界重合得再贴近完美,也不可能真正地毫厘不差,任何人都不可能。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明明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紫影用力地咬了一下下唇。她惊觉自己一直以来会莫名蹦出来的不安、惊觉和恐惧的源头竟然那么不可思议。

——他在怕游浩贤。

又或者说他在害怕游浩贤的未来。

至今没与任何人能让他觉得会给自己造成威胁,但他潜意识里似乎一直在说:

还有什么没出现。

那个东西绝对不能出现。

他会抢走自己最爱的人,游浩贤会理所应当也心甘情愿地和那个东西一起离开,给自己留下遥不可期的一双背影,和无边无际不死不休的苦涩与孤寂。

“我说过太多次的爱你,也许它已经频繁到失去了原本的力度,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你感受到我有多爱你。”

“我爱你”这三个字对紫影而言从来不是一句口头禅,他说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极致地认真,认真到歇斯底里。
“其实我有一件东西想送给你,它的内侧刻着我们的姓氏。”

下了一上午的雨后空气中的凉意已经不再能以丝计量,紫影没有扶麦的手束了束领口,强行让衣领更多地裹住些许肌肤。

“我不知道对于你来说它更适合待在食指中指还是无名指,挂在脖颈或者收进柜子里,但我的确很希望能把它送出去,如果对方是你的话。”

几年前的紫影绝不会是现在这幅犹豫反复纠结到废话连篇的样子,也不会自行猜想或者说胡乱脑补这些有的没的。

“我是说……等你回来,如果你对这种小饰品不算排斥的话,”紫影说,“你可以就把它当成一件普通的礼物收下么?”

录音结束,保存然后重命名,长出一口气的纤瘦青年修长的手指操纵着光标,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是怎样的动作。

一个不算长也不断的录音文件最终被送进了白发青年最不常用的邮箱。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小浩贤”忍不住去敲恋人的小窗,“之前那个162的邮箱你现在还用么?”

两句话Q出去之后紫影往转椅靠背上猛地一靠,魂飞天外。

也不知道好不容易告白成功的小绿毛第一次陪女朋友压马路就遇上中雨要怎么办。

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响起的却不是正常的提示音。

颓在真皮转椅里的一团猛然撑起身去看手机屏,两个人的合影上浮着一长一短两条回复:

“挺久不用了,你需要的话我去找回来”

“七夕快乐”

紫影愣着愣着,突然就笑了。

几年前的紫影意气风发也足够自信,他不会像现在这样犹豫不前,那会怎样?

他笑眯眯地回复给那个每晚风雨不改地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人:

“不用不用♡”

“七夕快乐♡”

会怎样?

当然是递出那枚戒指然后反手握住对方的手腕,然后说——

“我爱你。”



大家七夕快乐呀!

【游紫】黄粱醉【现代向】


游紫短篇
he无误!!!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蓬。

“哈~回貌似又是我赢了啊小绿毛。”

“可恶……再来一局!”

“啊啦……”听着客厅里吵吵闹闹的游戏声和一大一小两个人的笑闹充斥了整个屋子,紫影一手握着炒勺在锅里翻动,另一手扶在额前,忍不住笑起来。

起先只有他和游浩贤的时候这套两室一厅还是比较安静,但自从有收留了一个来路不明大概三无产品,总是自称“本神”的中二熊孩子之后就越来越……闹腾。

无论在二次元圈子里还是在学校都有迷妹小粉丝无数的学生会会长最擅长的事竟然会是带孩子,这件事还真是要多胃疼有多胃疼。

紫影会长是带孩子出身的,家里倒是一点也不穷,或者说应该说挺富裕的,富裕到再能勤工俭学些就能供兄弟三个人都读到了大学,眼下还支撑着有了点业余收入的紫影租了这几年两室一厅,虽说近一年多是和游浩贤合租,总而言之就是没爹没妈而已。

到去年总算把苍离丹那两个小混蛋养到十九岁送到大学去,又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地哭穷把大二才确立关系的游浩贤给磨了过来,美其名曰便于学业功课的交流,被游浩贤吐槽是非法同居。

今年被何熙导师莫名其妙地强行寄养了这个十六岁的灯泡熊孩子之后,紫影又一次开始了带孩子的生涯。

听着现在厨房外传来的对话,紫影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围裙。

“再来一局!本神绝对不可能每一次都输!”

“哦?前几回你也是这么说的吧?”

一脸无可奈何地将最后一道菜盛出来,紫影叹了口气:“什么嘛,又是通过打游戏来推脱谁洗碗——到最后还不都是我来洗。”

“好啦先停一下把?该开饭咯。”站在沙发后面紫影端着盘子,看着眼前两人闹得不亦乐乎,眼中隐隐有些宠溺的无奈外溢。

然而……嗯,并没有人理他。

游浩贤挑着眉做出不屑的嘲讽神色:“这儿是我家我说了算,认命洗完吧。”

奏几乎想从沙发上跳起来,实际上他也的确跳起来了:“交租大部分好像大部分都是紫影的钱,你说是你家?!”

游浩贤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嘴角,想到以往几次自己主动逗紫影时后者尽失其度的慌乱,又忍不住起了几分玩心:“连人都白送给我了何况其他?”上下抛动着遥控手柄,然后将遥控器随手一扔正正砸在奏的头上,“你懂夫妻共同财产么绿毛神小朋友?”

正在把饭菜和三双碗筷分几趟摆到两人面前的茶几上同时把果皮果核瓜子皮以及花里胡哨的零食包装袋收拾走的紫影闻言身形一顿,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刻意忽略掉游浩贤半真半假的玩笑话给自己带来的杀伤力。

“你们今晚还打算把餐桌废弃掉到茶几上吃??”一边说着,紫影一边折返回沙发后方,身子前倾凑到两人中间:“吃饭……”

一个“了”一个“哦”还没吐得出来就硬生生地顿在了舌尖,或者说,是剩余两字的发音已经迷失在了一抹笑容里。

坐在沙发偏右位置,栗色长发后束的少年突然地转头,脸上含笑的温和毫无预兆地闯进紫影眼里。

游浩贤习惯性地抬了抬下巴,上下扫视了一番紫影身上粉嫩色系的棉线围裙,目光尤其在其腰间的荷叶边和对方大片外露的锁骨停留得略久,托着下巴挑开一个玩味调笑的弧度,装作并未看到紫影耳际由于刚刚的某句话而难褪的薄绯,调侃:“你觉不觉得你这副装扮有点人妻得过头?或者是更适合‘主人SAMA请享用’这种台词?”

紫影一愣,紧接着笑颜如花且从善如流,抬手就作势扯下本就低领的白色毛衣领口,色泽异魅的紫眸牵出几丝迷离的引诱,他 唇齿轻磕,继而呵气如兰:

“那~小浩贤你是要吃晚餐还是——要·吃·我?”

——“请给我早餐,谢谢。”

冷漠疏离的语调并无半点征兆地在脑中炸响,像是从久远的记忆中不小心苏醒的痛楚,深刻的寒意扎在紫影心口,那道生来便有,位置几乎平分左右身体的红色细纹无端而剧烈地疼起来。

瞳孔刹那紧缩,紫影觉得自己的感官几乎处于另一个世界。

脑中响的根本就不是那个温柔的人会说的话,但却分明就是那个人的声音……不是!不是——不、不是……吗?

——“霍琊!杀了她!”

谁?……

——“你还活着啊——紫魅。”

什……什么……

——“请你出去。谢谢。“

小浩贤?

——“请你去死。谢谢。”

疼——

“啪!”

一巴掌拍在恋人头上将其从失神中捞回来,游浩贤觉得自己做的很对。

“小浩贤?”被从幻觉中骤然惊醒,纵然并未彻底自方才突如其来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自营依旧是个称职贴心的纯天然好诱受好人妻。也许是习惯了向对方掩饰所有不好的东西防止对方担心,紫影十分自然地下意识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你打我这么用力……”

好吧还是应该轻一点的。游浩贤心中如是说,又有些心软地又在对方发顶揉了揉,借以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歉意,怎料紫影的语调却骤转:“手不疼吗?”

“快滚!”游浩贤笑骂一声一脸无语,“我怎么就忘了你还自带M属性,就不该可怜你。”说着手上加力在紫影头上按了按,在有些像不轻不重的安抚。

紫影顺势往他的脸侧靠了靠,凭借完美的角度和光线避免了自家恋人和旁边的灯泡之神发觉他眼底早已无限攀升蔓延的怆惶不安的惧。

——因刚刚转瞬即逝的幻觉而难以抑制的恐惧。

他开了开口,半天才从喉中费力地挤出三个字,嗓音嘶哑低微,恍若濒死之人若有若无的最后喘息。

“小浩贤……”

游浩贤手上的动作一顿,似乎隐约察觉了什么,一反常态地并未打开嘲讽技,而是将放在紫影发顶的力道放轻,答非所问一般,嗓音轻缓:“其实我挺喜欢做梦的,一般来讲你在边上守着的时候就不会有噩梦。”他顿了顿,“其实梦境也许也不是梦吧,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在梦里,但现在——你能看到的,你是真的,我也是真的,挺好的不是吗?”

执念不再只是执念而已,那个人的温柔从未遥不可期,始终触手可及。

这样就很好。

接下来,一直被摄像和剧情所忽略,最终却依旧受害的无辜未成年公民奏同学表示他受到了世上史上杀伤力最大的终极武器的致命伤害,此后多年始终心有余悸。

今晚月色很好,圆月半藏,调出一抹浅淡的颜色,将周遭的云纱点了几分洇洇的水意。

“小浩贤。”

“我在。”

“小浩贤。”

“我在。”

“小浩贤——”

“我……”他的话被紫影下一刻的动作和语言打断,只好转过整个上半身尽可能地面向对方。

抬起脸,他紫眸中似有薄薄一层水色,更加倾身靠近:“我想吻你。”

骨节如竹的手指慢悠悠地盖住紫影的眼,另一只手勾住他的下颏向自己拉近,游浩贤轻笑一声:

“你吻我?有点作受的自觉啊,紫影。”

【end】